伟德官方网站

武汉一场派对火上国外热搜快速恢复正常令世界惊叹

原标题:一场派对,武汉火上国外热搜:武汉快速恢复正常令世界惊叹

近日,武汉一家水上乐园集体“开派对”,人们在水中嬉戏的画面被法新社等外媒报道后,迅速引发热议,登上推特热搜榜。

西班牙《世界报》6月12日报道称,距离疫情暴发五个多月后,该报记者路易斯·德拉卡尔来到武汉,这里如今是中国“最安全的城市”。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网站4月24日的报道认为,武汉正恢复正常,这为全世界提供了观察前方艰辛道路的一扇窗。

截图来自2020年8月20日《参考消息》电子版

众多相声社团相继开启了“云端之上”的旅程,例如北京的大逗相声社在抖音、哔哩哔哩等网络平台连麦说相声,开设相声“云课堂”;天津的谦祥益相声俱乐部举办了线上直播的相声大会,与睽违已久的相声观众相聚云端。更多的相声演员则是通过个人直播的方式,力图拉近与观众之间的距离。一些国有曲艺院团像北京曲艺团、上海评弹团等也纷纷入驻各大直播平台,开设官方账号,定期举办线上直播。

他在文中提到,这座城市的大部分地区已经恢复了与今年1月份之前非常相似的景象,几乎所有商店和餐馆都已经重新开门营业,从武汉的大街上可以感受到无处不在的积极乐观情绪。

尽管表演空间的不断演进,令相声的发展拥有了多种可能性,但就相声艺术本身而言,演员与观众对其的认知和界定却并无太大变化。因此,当相声越来越依附于媒介的传播力量,业态疲软日渐显现时,“相声回归剧场”的呼吁和实践应运而生,反映了观演双方的普遍共识。

4月8日零时起,武汉正式解除离汉通道管控措施,多家外媒认为武汉解除封锁足以证明其疫情防控措施足够成功,武汉是世界的榜样。

“武汉已经渡过难关,重启了大多数的经济活动。”澳洲媒体Kalkine传媒7月20日报道表示,武汉为疫情后的经济如何复苏提供了经典范例。

足够成功,是世界的榜样!

如今,武汉重启已经4月有余,这期间外媒眼中的武汉是什么样?看完以下报道就了解了。

一方面,各大直播平台纷纷主动邀约,使得以相声为代表的诸多传统艺术形式不再偏安一隅,得以跻身新媒体的传播平台;另一方面,相声从业者在网络直播的实践中得以重新审视自我,寻找新的定位。

和其他文艺形式一样,相声与网络的“结盟”并非始自今日。早在上世纪90年代,互联网刚刚兴起时,许多经典的相声作品,无论音频还是视频,就成了继电台、电视台之后网络文艺中的重要选项。譬如1998年由姜昆创办的“鲲鹏网”,即后来的“中国曲艺网”便是最早致力于相声的普及、推广与传播的网站,影响深远。北京的嘻哈包袱铺早在2016年便先后在和视频、斗鱼等直播平台开展相声直播;同一年,西安青曲社与百视通合作,将连续两天的剧场演出通过手机客户端进行VR直播,效果颇佳。

最后,还是得回到本文开头的设问:“云端”上下,相声何为?万变不离其宗,无论外部环境如何变换,遵循相声艺术自身的艺术规律,创作积累更多更好的具有时代精神气质的优秀作品,仍是正途。

爱尔兰媒体Balls.ie报道认为,武汉时隔76天重新打开大门,给其他正处在封锁状态的国家和地区带去了希望。

美联社刊文称,武汉及湖北周边省份采取的疫情防控措施已被证明足够成功,武汉史无前例的封锁措施为全世界正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国家树立了榜样,世界各国也已经采取了类似的措施。

武汉为疫后经济复苏提供了经典范例

如果说,以适应观众为目标的相声直播,只是满足于拼凑些众人皆知的网络笑话,或热衷于和观众唠家常式的互动、展示各类才艺,而缺乏原创性、完整性的相声作品,这样的“云直播”很难说还能走多远。

随着疫情防控形势向好,线下演出逐步恢复,有人开始提出疑问:当生存的压力不再像疫情期间那么突出了,相声的“云直播”是否还有存在的必要?

从初创时期的撂地演出到走进茶馆书场乃至大小剧场,从走进电台、电视台到联手互联网乃至“云直播”,传播媒介的变化只是相声表演物理空间的“变”,而“不变”的则是相声艺术的本质属性。

浏览众多冠以“相声直播”的线上节目,很容易令人眼花缭乱又心生疑虑:虽然参与直播的都是相声演员,但究竟有多少节目还能被称之为“相声”?

事实上,自4月8日解除离汉通道管控措施以来,武汉人经历着怎样的生活,这座城市的复苏动态如何,一直受到海外媒体的关注。

举例来说。民国时期,城市商业电台开始兴起,当时的很多民间说唱艺人都参与其中,相声、大鼓、单弦以及南方的弹词等许多曲种的著名唱段都是各家电台的热门节目,而擅长“现挂”的相声艺人更是在播音过程中巧妙地嵌入各类商家广告,与今天流行的“直播带货”如出一辙。

(蒋慧明 作者为中国艺术研究院曲艺研究所副研究员、北京曲协副主席)

“武汉防疫措施显然奏效了,武汉解除离汉通道管控措施是中国抗击新冠肺炎病毒的里程碑事件。”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这样报道。

那么,当今横跨“云端”上下的相声,究竟应该何为?不妨由外向内细细揣摩一番。

和互联网界通行的一句名言——“内容即王道”一样,相声艺术未来的走向,肯定离不开优质内容,即精彩相声作品的叠加与支撑。而这,恰恰是当前“相声+直播”中明显存在的行业短板。

“湖北省武汉市在事实上封闭两个半月之后,于4月8日解除离汉离鄂通道管控,航空、铁路、公路等交通网络正式重新启动,人员和商品流动恢复正常。”《日本经济新闻》4月9日刊发题为《武汉企业全面复工复产》的报道称,作为中国经济支柱行业的汽车、高科技行业企业也开始复工复产。

事实上,“不缺好演员,惟缺好作品”的现状,在近几十年的相声创演实践中早已既成事实,且愈发突出。假设,将相声频频进入直播平台的方式视之为“攻城拔寨”,那么,接下来是“偃旗息鼓”,还是“开疆拓土”?是随波逐流,还是挺立潮头?

英国《卫报》4月11日报道称,这是中国政府努力取得的成果,武汉的疫情已得到控制。

从相关机构发布的《曲艺演出行业线上直播模式分析》一文中可知:相较于一些知名团体和知名演员,大部分不知名的团体与演员,在关注度和影响力方面并无优势,势必在盈利创收方面缺少竞争力。

百余年来,几代相声人殚精竭虑,努力让相声逐渐发展成深受民众喜爱的文艺样式之一,个中曲折,着实不易。回溯相声在不同历史时期的发展进程,不难发现,相声始终紧跟时代变迁的脚步,不断地调整、适应,充分体现了其自身天然具备的灵活性与开放性。

“十日会战”效率惊人

2020年初,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令剧场演出停摆。原本活跃在各个小剧场的相声演员们,一时间陷入了措手不及的窘境。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相声“云直播”的集中涌现,既是演员的“自救”,也是观众的期盼。

外媒普遍认为武汉已摆脱疫情的困扰,中国的生活正回归常态。

据史料记载,1927年7月张寿臣和陶湘如在天津广播无线电台直播的《对春联》,是“相声上电台”现有的最早记录;在1936年10月17日的一份各大广播电台节目时间表中,常连安、小蘑菇,广阔泉、陶湘如等人合说的相声节目多被安排在每天的黄金时段,足见相声在当时的影响和受欢迎程度。1944年,由京津两地的电台联手推出的两次别出心裁的“交流广播”,即在同一时间由两位身处不同地点的演员,以捧逗对答的方式隔空表演相声,在当时引起了轰动。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莫斯科4月27日报道,世界卫生组织发言人玛格丽特·哈里斯表示,世界上很多国家以中国政府在武汉的行动为模板推行严格的隔离制度。

“武汉,胜利了。”俄罗斯“纽带”新闻网在标题中如是说。

近年来,随着科技的不断发展和进步,业已形成了传统媒体与新兴媒体共生共存的多元化格局。相声的传播途径同样不再局限于直接与观众面对面的剧场演出,新的传播平台和技术所带来的巨大变革,也令相声的观演双方“并未谋面,却犹在眼前”。尤其是自媒体的日益普及,让许多年轻的相声演员有了更加独立自主地展示和推介个人作品的机会,个性鲜明,形式多样,无形中也给广大观众提供了更加多样化的观赏选择。

及至电视成为现代传播媒介的重要组成部分,相声与电视的“联姻”更是催生了一大批的笑星,产生了数量可观的优秀作品,促使相声从单纯的听觉艺术开始转向以视觉艺术为主,其辐射力与影响力不可小觑。

按下“重启键”后,武汉全力以“复”,同样成为外媒关注的焦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