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人确诊整队隔离15天米兰双雄等9支意甲球队拒绝训练

意甲9家俱乐部拒绝训练

北京时间5月15日凌晨讯 针对最新达成的意甲复赛所要遵循的卫生条例,意甲至少有9家俱乐部(包括国米、米兰、那不勒斯等)都拒绝从下周一开始进行长时间的训练,直到该卫生协议得到改变。

同事们赶紧来安慰我,鼓励我说,大家的防护措施已经很严格了,不要太担心,一定会战胜疫情的,我的情绪才平静了许多。

回到休息室,头痛明显,虽然很饿,但完全没有胃口吃饭,直接就躺上床休息了。我躺在床上,想到自己里层口罩湿透,想到自己会不会被感染,想到自己的家人,想到可爱的儿子,情绪一下崩溃了,没忍住哭了起来……

3月12日,特雷-汤普金斯确诊新冠肺炎,这也导致皇马全队被隔离,皇马连忙关闭体育城。皇马男篮球员鲁迪-费尔南德斯确认汤普金斯已经痊愈:“球队里的每个人状态都很好。”

他们希望遵循德甲模式,这种模式只会隔离新冠病毒阳性的人员,然后对其他所有人进行全面的检测,以确保病毒不会传播。

2月4日下午,我正在陪1岁的儿子时,接到医院通知说第二天要到隔离病房工作,我立刻轻手轻脚起床,出门去超市买生活用品。我步行来到离家最近的超市,可是超市却刚关了门,几个工作人员正准备离开,让我明天再来。

陈凤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面对这些情况,患者不但没有埋怨,还鼓励她说,“你们技术还是不错的,也挺不容易的。”

澎湃新闻记者 邓雅菲 实习生 陈紫嘉

在汤普金斯确诊之后,皇马要求所有跟汤普金斯有过接触的球员、员工,必须待在家里隔离。(Tony)

记得8床的老爷爷是病区里面病情最重的患者,家里的子女都被感染了在住院。老爷爷身体难受吃不下饭,想喝粥,我们给护士长反应了情况,护士长就和食堂沟通,之后的几天食堂送饭就会另外送一份粥来。

超市员工破例为我开门

意足协现在面临着要改变几天前才达成的卫生协议的压力,俱乐部的医务人员也抱怨称,当政府和它的技术委员会CTS签署该卫生条例时,他们甚至没有咨询这些医务工作者。

等我们把病房所有针都打上了,我再次来到37床,给他打上了针,他对我说:“你们技术还是不错的,也挺不容易的。”

国米总监马洛塔抱怨说:“按照足协现有的规则,我们根本无法进行恢复训练。我们要求他们对此进行改变,否则我们也没有其他选择了。”

发静脉用药时,我们都是让患者自己看是不是他的床号和姓名来确认,由于看不清楚,我把6床的药拿错了3次,最后6床患者说,“你的眼镜都糊了,我来帮你找药吧。”我这才把药准确的给她挂好。

来隔离病房之前,护士长曾跟我们说,“我们去隔离病房第一天就要有人来上夜班,谁愿意去就和我说。”我便主动报名了,被安排和我科的艾老师一起上夜班。我们都是第一次来到隔离区,对隔离病房的工作环境一无所知,心中难免有些担忧,但幸好一切工作都比较顺利。

当天,6个小时的工作举步维艰,工作时间大概过了一半,我感觉头痛、喘息明显,就和高原反应一样,开始烦躁、不舒服。我尽可能地调整呼吸、保持平静,幸好有同事的协作和患者的理解才顺利完成工作。

下班脱防护服时,里面的衣服已经湿透了,让我害怕的是,我里层的口罩也湿透了,而湿口罩是没有防护作用的,我带着担忧赶紧去洗澡。

在酒店休整7到14天后,我们就又将重新穿上防护服、戴上护目镜回到医院的隔离病房抗击疫情,虽然有害怕,但是一想到患者的体谅、同事的陪伴还有家人的支持,我就又觉得信心满满。

2月5日,我来到孝感市中心医院隔离四病区,护士长给我们讲了工作中的要求及注意事项后,我们就分头工作了。一部分由提前来到病区熟悉工作环境的同事带到病房工作,另一部分负责整理生活区的环境。

我们主要的工作是给患者实施治疗护理,因为没有卫生员,我们还要兼顾病区及生活区的卫生及消毒工作。

我们这一组护理人员大部分是从儿科来的,平日里进行静脉穿刺如果一针没穿刺好,压力会很大。

衣服口罩湿透,因害怕感染情绪差点崩溃

隔离病房的工作如若是在平时,根本算不上累,可是当穿上防护服、戴上护目镜和防护口罩后,哪怕是很简单的生命体征的测量都变得困难起来。

多家媒体表示,意甲球队、球员协会和经纪人协会都在反对本周意大利足协FIGC和政府之间达成的相关协议。协议中的问题是,如果有一名球员或员工感染新冠,那么整个球队都将要自动隔离15天,意甲能否在一支或多支球队被隔离数天的情形下正常进行都要打上问号。

感恩同事与家人的支持

2月7日,是我最难受的一天,上午的治疗比较多,工作不到一个小时,我就感觉到呼吸困难,呼吸完全依赖张口去呼吸,护目镜也一片雾水,根本看不清楚,都在凭借经验做事。

“如若是在平时,目前隔离病房的工作根本算不上累,可是当穿上防护服、戴上护目镜和防护口罩后,哪怕是很简单的生命体征的测量都变得困难起来。由于护目镜起雾打针难,我还遇到了给患者打了好几次针都打不进去的情况。”

一些患儿家属心疼患儿,就会用言语给我们更大的压力。可是在这里,这些患者都能体谅我们戴着满是雾水的护目镜难以看清,哪怕是两次、三次没穿刺成功,都不会指责我们,还说,“我血管细,你们眼镜都糊了,是不好打”。

我再三嘱咐老公,一定要注意家里的一切危险因素。最后还是不放心,把处理意外和自救方法的相关知识都发给了他去学习。

在这个特殊时期,医患之间的尊重与关爱是这场可怕的疫情中令人感到温暖的“闪光点”。

此前,皇马男篮前往米兰比赛的时候,汤普金斯曾吐槽,“为什么我们不能在中立球场比赛呢?这个病毒很严重,所以请让我们好好重视它。”

后来有一天,老爷爷拿了几十块钱出来给我们说:“护士,我也知道你们辛苦,不想麻烦你们,可是我想吃牛肉味的泡面,能不能帮我买下,我给钱给你们。”当班同事让老爷爷拿着钱回病房休息,立即和外面的同事联系说,8床老爷爷想吃牛肉味的泡面,并让下一班护士带到病房。

很庆幸在这段一线抗疫的日子里,有同事们能一起互相帮助、互相鼓励,分享每一天的感动和害怕,也特别感谢老公照顾家庭,支持我的工作,做我坚强的后盾。

隔离病区里的患者都能理解我们,还总说我们护士不容易,我们也尽可能地给患者最大的关怀。

陈凤坦言,那一刻她特别感动,“患者没有因为我们一针没有打好就埋怨、否定我们,而是给了我们理解、包容和鼓励,其实我们比谁都更希望能‘一针见血’。”

其实我最担心的还是孩子,他不到一岁半,是最调皮的时候。果不其然,我走后不到一个星期,儿子额头摔青了,看到他摔伤的照片,我很心疼,但更多的是害怕。

从2月5日初进隔离病房到19日撤出休整,这期间陆续有病人康复出院,他们临走时会和我们道谢,还有人写感谢信给我们,我们也替为他们的康复感到高兴。

那一刻我特别感动,患者没有因为我们一针没有打好就埋怨我们、否定我们,而是给了我们理解、包容和鼓励,其实我们比谁都更希望能“一针见血”。

“抗疫期间,融洽的医患关系让我们深感欣慰。”在陈凤的描述中,医患之间高度协调、互相配合、井然有序。大敌当前,医患双方携手共进退:医者全力救治,患者全心信任。

在隔离病房工作的这14天,我们有害怕,有焦虑,有欢笑,也有感动。同事之间无论是在生活上还是工作上都相互帮助,我们休息时,会为即将下班的同事准备吃的,也会一起在有限的空间里进行锻炼。

“怎么办,我明天就要去隔离病房工作了!”我很着急地对他们说。工作人员得知我要买成人纸尿裤等生活用品,对我说:“那我帮你开门,你进去买吧,不知道东西在什么地方就问我。”当时我特别感动,在还没有进隔离病房前就感受到了大家的支持。

护目镜起雾打针困难,患者仍理解体谅我们

从2月5日进隔离病房到现在在酒店隔离,这期间我都不能回家。家里老人不在身边,全靠我老公在家带孩子。他不怎么会做饭,所以我在家里提前准备了一些零食水果和很多简单的食材给他,也备好了孩子吃的食物。

2月7号上午,给37床患者打针,我打了一针没打好,同事打了三针也没打好,明显感觉他有点疼,可是他一声都没有责备我们。我们自己都不好意思了,说让他休息一下,等会再打。

durgaworld.com